刻苦,并享受着

人物名片 下载论文网 http://www.rgyrv.com.cn/ 张清智,1954年8月出生于山东苍山,1974年入伍,1990年转业到中国侨联,任中国侨联艺术家协会秘书长、副会长,现为中国华侨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十多次参加全国展览并获金、银大奖。部分作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rgyrv.com.cn/html/zhlw/20180514/7591213.html
文章摘要:刻苦,并享受着4100字,医德最壮观旱灾,民主党派避难趋易王太后。

  人物名片
下载论文网 http://www.rgyrv.com.cn/
  张清智,1954年8月出生于山东苍山,1974年入伍,1990年转业到中国侨联,任中国侨联艺术家协会秘书长、副会长,现为中国华侨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十多次参加全国展览并获金、银大奖。部分作品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国务院和国内外博物馆所收藏。199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大型个人书画展,出版有多部张清智“山水、花鸟、人物及书法”等大型画册和艺术著作。
  
  转业已近20年,但中国华侨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张清智仍习惯性地以“军人艺术家”而自居。
  近些年,这位“军人艺术家”似乎越来越忙。不但要忙着完成“艺术家”分内的“百米长卷的六部曲”计划,还要忙着著书立说,不断地向“哲学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等诸多身份靠拢。
  年近甲子,但他依旧坚持着6点半到办公室,晚上10点后才回家。张清智给自己的定位是“非常平凡的平常人”,但他听到最多的评价却是“见过能吃苦的,但没见过这么能吃苦的”。
  这么多年来,张清智一直认为这其中并没有多少“苦”,“我就是喜欢画,逼着学的不如自愿学的,自愿学的不如喜欢的”。
  25天一气呵成了高2米,长120米的《2008?中国汶川》,近来,这位能吃苦的“军人艺术家”再次成为书画界关注的焦点。有评论说,张清智“在画卷中让饱蘸爱心的艺术创作高扬起生命的价值和人性的尊严以及不屈不挠的民族光芒,给人带来心灵上的冲击”。
  9月份,中宣部、总政将在军事博物馆举办抗震救灾大型综合展,而《2008?中国汶川》将作为唯一的美术作品获邀参展。
  
  刻画历史的横断面
  
  5月12日,张清智在武夷山参加一个艺术研讨会。看到汶川大地震的新闻,他的心里首先是猛地“震”了一下,接着脑子里便闪现了创作反映汶川大地震百米长卷的念头。
  “当代艺术家就要塑造重大的历史事件。”在张清智看来,“真正的大师必须把现在的和过去的,东方的和西方的,现实的和抽象的,所有的艺术手段都调动起来,去塑造一个事件,去刻画一个历史的横断面”。
  这些年来,“创作史诗型的巨作”成了张清智心中的一个目标,于是,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百米长卷六部曲”的计划――争取在美术馆的6个厅举办6个百米长卷画展,之后封笔。
  2007年,他创作的百米长卷《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算是一个标志,而这次《2008?中国汶川》百米长卷的创作在不少同行看来,是他“向着绘画艺术高峰进军冲刺迈出的全新的一步”。
  5月16日,回到北京的张清智开始动笔,但脑中却“全是朦胧的,画什么都要自己给自己打个问号”。画了两天,张清智“觉得实在不行”,于是下定决心,“立马得到前线去”。
  然而,前往汶川的路并不平坦,周围的人不停劝他,“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要吃这个苦呢?出了问题怎么办?”
  “不怕吃苦”的张清智顾不上这些,在他的心中“每个人只要坚持两样就能成功,第一是目标,第二就是自信”。于是,他抛开了一切纷争与纠缠,只带上几件换洗衣服,就坐上飞往绵阳的飞机。
  到了成都后,他琢磨着要到受灾最重的北川去。后来通过一个《人民日报》的朋友,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一台车和一个司机。然而,路时断时通,路上灾民们一波又一波往外撤,张清智却被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一次又一次感动。
  “这次如果没有解放军是不可思议,所以说关键时候还得靠解放军。”至今有个细节依旧令张清智难以忘怀:一支部队在堰塞湖边抢险,中午的时候,负责指挥的一位将军下令部队吃饭五分钟,但将军本人却没有吃饭,而是紧锁着眉头站在那里。后来,一部指挥车开了过来,接着那位将军马上下令,“立即行动!”
  “五分钟的吃饭时间都不给,太不容易了,我现在一看到当兵的就想流泪。”张清智激动地说。也因此,在创作《2008?中国汶川》时,张清智将最多的笔墨留给了解放军和武警官兵。
  一连25天,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晚上12点休息,张清智觉得自己是用眼泪完成了整个创作。“有时,一笔下去,灾区的各种场景就不断地在眼前闪,眼泪也就不自觉的掉下来。”
  
  会跳伞的画家
  
  5月14日11时24分,空降兵某部15名勇士在没有准确气象资料,没有地面引导,没有地面标识的情况下,身背小型卫星通信站、超短波电台和夜视仪,从4999米高度惊险空降。对此,作为曾经的一名伞兵,张清智激动不已。
  1974年,走出鲁西南的张清智成了一名空降兵。那一年,他整整20岁。
  对于这段经历,张清智颇为得意:“在家里就喜欢画画,老家的墙上、生产队的牛棚全是我画的画。后来稍微有点名气,还曾在我们山东的《大众日报》发表过作品。所以当兵的时候,很多部队都想要我,最后就选择了空降兵。”
  能够参军,并且还有权选择部队,在那个时代的人看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小子太有能耐了”,不少人在背后议论着。
  尽管被别人看作是“有能耐”的人,但军营依旧有着自身独特的规矩与处事原则,张清智也只能见缝插针地坚持着自己的那点爱好。晚上站完岗,别人去休息,他就偷偷跑到炊事班去画画。如果炊事班的灯熄了,他就跑到厕所去画。搞战术的间隙,等车的空隙,他还是在画。
  总是拿着笔和纸在不停地画,这是张清智的老战友对他的印象,而关于他最经典的段子是,他居然趁着自己老婆生孩子的那会儿工夫,也能画出一幅画。而这幅画最后居然还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
  “无论春夏秋冬,天气再冷再热,我都在画。”谈到这些,张清智总是略显几分得意,“我画画的刻苦程度,别人是达不到的”。
  画什么?“什么都画,凡是看到的,想到的,都要把它们画下来。”空降兵要跳伞,张清智就把本子装在身上,跳完之后,马上把空中的一切画下来。
  就这样,张清智的画先后在《解放军报》、《空军报》等众多媒体发表,渐渐地成了远近闻名的“会跳伞的画家”。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多画解放军”,这是当年张清智许下的诺言。而这次在25天内能画出百米长卷《2008?中国汶川》,张清智觉得首先要归功于自己对军人的熟悉程度,“你看,没有这十几年的部队生活,这个连想都不敢想”。
  敢想而且还肯做,张清智听到最多的评价是“见过能吃苦的,但没见过这么能吃苦的”。但他却认为这其中并没有多少“苦”。“我就是喜欢画,逼着学的不如自愿学的,自愿学的不如喜欢的。”
  
  香山“闭关修炼”
  
  “每个转业军人在转业的时候对部队都是很留念的,这是个定律,对我来讲也是同样的。”1990年,张清智脱下了穿了十多年的军装,他突然想起了新兵那年,一 位跳伞教员转业前对他所说的一句话―― “地方待遇虽好,但我对部队还是很留念的。”
  惆怅归惆怅,留念归留念。转业到中国华侨画院的张清智朴素地认为, “如果你搞专业创作的不把画画好,那就不行”。于是,他还是不停地在画。当然,对于如何进行创作,他也有了更进一步的思考。
  “现在的人都在一个误区里,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大家都认为只画一样东西就能成大师。其实,当时徐悲鸿并不是专门画马,齐白石也不是专门画虾。所以,有些人认为自己是画山水的,人物就不画了,其实这些都是错误的。”
  山水、花鸟、人物,张清智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什么都要“画个底朝天”。于是,他在北京的香山找了一套房子,用了五年时间静下心来研究绘画。
  五年的时间有多长?两届奥运会可以在此期间顺利举办,一个本科生不但可以完成自己的学业,还能拥有一年的工作经验。而对于张清智来说,香山“闭关修炼”的这五年是一堆烧起来耗时需要3个多小时、火焰高度四五米的练习作品。
  百牛图、百虎图、百马图……据说,张清智在“画个底朝天”精神的指导下,平均每个月需要一辆面包车送一车纸上山。
  关于张清智的绘画功力,在目前的书画界最普遍的说法是, “他练习作画最多时一天能画60张画,一晚上可以画出上百匹不同形态的马。他画上百个人物,从不找资料,无论多大的画,也从不打草稿,下笔便不假思索地挥洒自如,随心所欲”。
  有人曾在《文艺报》上这样夸奖张清智的作品:“他在绘画题材上涉猎广泛,山水、花鸟、人物、鳞毛无所不备,工笔、写意、浓墨、淡彩无所不妙。观张清智作品有其画如人之感,恣肆纵横,泼辣厚重,表现出了奔放、磅礴的气势。”
  对此,张清智似乎总能淡然处之,“我这人开窍得比较早,对于名和利这些看得比较淡。实际上过去是等于零,你只要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别的就可以不用管,最终一定会成功的。”
  
  对话张清智
  
  “八一”建军节这一天,现役军人的我们前去采访一位出色的转业军人。谈到兴奋的时候,他会不顾“形象”地卷起裤腿,偶然发现自己刚刚完成的画作有些许瑕疵,他会撇开我们,顺手拿起画笔添上几笔。
  记者:这次您的百米长卷《2008?中国汶川》获得了诸多好评,您能分析一下这次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吗? 张清智:我粗略地分析了一下,这次《2008?中国汶川》之所以能获得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别人不敢想,我敢想。很多人一听到百米长卷心里就发怵;二是我不构草图,不打草稿,一打草稿就要慢一半;三是我的时间抓得紧,动作快,画《2008?中国汶川》的时候,我每天最少画15个小时,经常是早上6点就起床,晚上12点才休息;四是我能吃苦;五是我尽管年纪大了,但依旧有激情;六是我对部队比较熟悉。
  记者:谈到“能吃苦”,我们了解到你周围的许多人对你的评价都是如此,您怎么看?
  张清智:我这人天生有个特点,从小对物资方面要求就比较低。我有句话是“宁静致远,明心见性,戒定慧”,其实每个人都能成功,只是你执着的东西把你盖住了。要把“慧”调动出来,前提就是刻苦。当然,对于画画,我并不觉得这其中有多少“苦”,我就是喜欢画,逼着学的不如自愿学的,自愿学的不如喜欢的。
  记者:您是觉得自己在享受吃“苦”这个过程?
  张清智:可以这么说。或者还可以说从中还能得到一些乐趣。
  
  责任编辑 王通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rgyrv.com.cn/html/zhlw/20180514/7591213.html   

刻苦,并享受着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最新足彩十四场分析 下载彩票网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内蒙古快3走势图, 山东11选5计划软件
黑龙江36选7现场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 pc蛋蛋幸运28官方开奖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安徽11选5官网
时时彩9码平刷稳赚方案 百胜彩票 甘肃快三走势图 复古两码中特 江苏快3全天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江苏7位数 广西11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