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弓长啸唱悲悯

梓友力荐马文科诗集《猛士执戈奉玉帛》,大乐透胆拖计算器:翻看几页,不觉眼前一亮,遂不能释卷。 下载论文网 http://www.rgyrv.com.cn/ 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精神洗礼,是充满着震惊与钦敬的心灵之旅。其中,固然有三秦大地厚重的历史文化与乡土亲缘所生发出来的情感共鸣,但更重要的还是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rgyrv.com.cn/html/zhlw/20180514/7591209.html
文章摘要:引弓长啸唱悲悯3200字,请与多级疑难杂症,刘志日程表人命危浅。

  梓友力荐马文科诗集《猛士执戈奉玉帛》,翻看几页,不觉眼前一亮,遂不能释卷。
下载论文网 http://www.rgyrv.com.cn/
  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精神洗礼,是充满着震惊与钦敬的心灵之旅。其中,固然有三秦大地厚重的历史文化与乡土亲缘所生发出来的情感共鸣,但更重要的还是诗人那些酣畅淋漓的佳句,激活了我心中全部的审美期待。那些高古质朴而又不失轻灵天趣、磅礴大气更兼哲理幽思的文字,让我真切感受到了生命的重量。相比较时下某些浮滑轻薄的无病呻吟,某些只关注所谓“意识”、“潜意识”中自我存在的醉意呢喃,还有所谓“冰点情感”、“深度消解”等之类的晦涩辞章与冷酷面容,马文科的诗铮然有铁马冰河之气、黄钟大吕之声,每一个字都扎根于坚实的土地,如同沉甸甸的谷穗,谦卑而昂奋在无边无际的荒野上。
  前些年我在军艺读书时,曾听到过多位权威评论家无奈地喟叹,称眼下某些军旅作家,一没有现实生活,二不读中外史籍,三缺乏哲思灵感,肚子里没有东西却硬要往外“挤牙膏”,玩出来的作品难免先天营养不良。今读马文科诗集,情况恰好相反。暗度诗人在“生活”、“史识”和“哲思”三个方面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诗人出生于淳朴的乡村,应征入伍后一直生活在基层部队,参加过边境的局部战争,有丰富的生活阅历。担任部队政工领导后,又结合工作岗位大量研究精神文化史料,长期坚持广采博览,勤学深思,对底层民众、士兵情怀有独特感受与见识。这在他的诗作中几乎随处可见。一些平常句子,经诗人稍加调理,立刻呈现出理性的光彩,其析理之深、学养之富、叙事之雄、用情之真,足以体现诗人丰厚的文化底蕴,表露出亲和生命、亲和生活的诗歌特质,具有明显的赤子之情、苍茫之气、文化之骨和悲悯之心。
  立意崇高,是马文科诗作的鲜明特点。军人的职业,决定了诗人的审美价值取向,多是站在国家利益背景上,着眼于战争与和平、国家与民族等命题放歌,而绝无小情小绪之小家子气。马文科的诗总是蘸着历史的风雨、时势的风云下笔,凝聚着人类的良知,将诗情的聚焦点始终对准悲豪壮烈,或慷慨赴难的名士,或为国争光的雄杰,或培育英才的人师,或默然奉献的大众。在诗人的笔下,世界大战、恐怖袭击、能源紧缺、核军备竞赛乃至金融风暴,所有这些现代社会的精神危机,都让人感到有一只无形的魔手,在静静地操纵着这个世界。它就是战争,无论是硝烟中的残酷,还是远离硝烟的贪婪,只要有罪恶在肆虐,便有生死的焦灼。他让我们深深感到,一个现代军人报效国防的意义绝不是“马革裹尸”那么简单。“和平卫士”郁建兴,共和国女将军、科研工作者钟玉征以及军校老教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组织“指称使用”专家陈海平,这些挺立着人性脊梁的普通人,在诗人的笔下无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读来让人心潮澎湃,难以平静。难怪《人民文学》主编韩作荣这样评价马文科,说他有着柔软且坚韧大爱之心,满怀着对祖国、人民的赤子之情。
  以本人有限的阅读经验,当下许多所谓“主旋律”诗作,大多容易落入声嘶力竭的叫嚷及口号式、理念化的旧套,很难以真情打动人、吸引人。马文科的诗作是个例外,他坚定地站在“主旋律”的立场,总是以一个军旅诗人、军队政治工作领导者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健康而积极地把握现实,讴歌时代也揭露矛盾,但决不哗众取宠,决不故作惊人之语,决不迎合某些社会消极情绪。马文科的抒情永远都是向上的,许多诗歌意向都不重复别人,而另辟了蹊径,追求“看似平常,却工于匠心”的艺术效果。这使他的诗作往往给人有形式与内容完美结合、天衣无缝的惊叹,不难见出诗人潜心于诗歌艺术的良苦用心与可喜的成效。
  叙事宏大,是马文科诗作的一大特色。动辄千百言,洋洋洒洒,文气充足,情绪酣畅,一泻千里。不管多长的文字都能一以贯之,从没有气韵乏力的虚像。诗人的文笔整体敦厚可掬,且在关键处又绝不失却尖锐,文字中自然灵动的气息如徐徐清风,丝毫不见机械刻板的呆滞。诗歌《石鹰颂》的序言中,马文科曾明白提及“散文体长诗”的定义,认为这种宏大、完整的诗体,也能概括性地表现诗作的气韵之美。诗人举证《格萨尔王》、荷马史诗、《神曲》及《浮士德》,指出这几部遑遑大作“分明就是长篇巨制的小说”。马文科的诗正是体现了此类特点,它喜欢亦诗亦文,夹叙夹议,不受任何形式的拘囿。《猛士执戈奉玉帛》一诗开篇就是:朋友从西北边陲万里行归来/送给我一帧照片/画面上/一位英气勃发的士兵/左手紧握钢枪/右手挥舞狼毫/正在万米“玉帛”迎奥运签名长卷上奋笔疾书/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的心不由地怦然一动/继而呼之欲出:猛士执戈奉玉帛。这,个小小的开口可谓平白而精致,但却包含着辽阔的时空,引领着阅读者的目光,跨跃千里沃野、万里平畴,与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那个著名的开场白,可说是异曲同工。其精妙之处在于对立与统一的和谐:一帧照片――万里行归,左手钢枪――右手狼毫,小与大、刚与柔,内与外,几个简单的比照,顿然强化了文字的弹性与内容的张力,展示出中华文化哲学的瑰丽,为诗情的纵横驰骋奠定了基调,也强化了文本的吸引力。
  另一篇诗作《绽放于日内瓦湖畔的东方奇葩》中,诗人开篇即描摹出一幅剑拔弩张的场面,纯粹以白描手法,还原了“国际实验室间化学裁军核查对比测试”裁决大会的现场,着墨不多,却尺水兴澜,颇有张岱抒写柳敬亭说书的趣味。紧接着,文笔一荡,再介绍钟玉征的生平,并由此巧妙地将笔势转向写史绘景,近百年近代史、世界战争史与钟玉征的成长经历浑然一体,笔下镜头悠远悠近,诗中景象回旋不断。却始终做到不散不杂,衬托着主人公的胸怀、精神与专业上所达到的妙境,整个诗作一波三折,一唱三叹,达到了“余音绕梁”的艺术效果。当然,作者这里的叙事,也只能维持诗的架构,并非究竟事理。诗之所以为诗,自然有“言志”的使命,不仅言个人“小我”之“志”,还有国家民族之“志”,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语境,总给诗人的情感抒发带来多重制约,每每落下淡然的、具有些许悲悯意味的尾音。
  但毫无疑问,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赋予了马文科诗作独特风骨神韵。诗中既保持了白话自由体的流变,又常能凝炼出文言古体诗的韵涵,两者融合无痕,读来蕴藉隽永,比如《脍鲸东海铸和平》一首,诗中写到“万里转战驰神州/扎寨战地费运筹/累累遗毒铭国耻/耿耿丹心释民忧/豺虎蠢动时为祸/龙泉斩落作珍馐/誓拱吾华重崛起/不教魔影肆国门”,以及“业为人师/行为世范/清白如卷/泽惠芳芬”等句,就显得古意十足。诗人无疑有较强的古体诗底蕴,无论绝句、律诗、词赋,都能妙手通灵,随心而为即颇见工巧。至于历史典故、佳词美句,更是信手拈来,恰到好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诗人还把传统文化的精髓,自如地穿凿于诗作之中,儒、释、道各家治世修身的道理、智慧、精神融于一炉,自出机杼。再看《故土哲韵》组诗中的若干诗题,如:古今一统、中西交融,泾渭分明、有无相生,盛衰相对、大小相应,阴阳为道、难易相成,天人合一等,至于内容,更有层楼云梯,引发读者品味诗思的盎然情趣。
  悲天悯人,是现代军旅诗人马文科引弓长啸博大情怀的集中体现。他思考的是“哪里才有捍卫人类和平的宙斯之盾,怎样才能使世界保持辉煌避免沉沦”,他的宏愿是让每一个人“依偎每一寸阳光,拥抱每一片蓝天”,他最希望看到的是我们“每一个人伸出双手,不是默默祈祷,而是手挽着手,肩并着肩,铿锵前行。”在他的新作《顿悟》中,诗人痛彻骨肉地感慨“……骤然远逝的背影,正如枝头繁花,妩媚一朝凋谢,盛景化作尘泥,光鲜谁能带去。”进而沉思“大自然带给人类的灾难/再次将我们引入‘天地人’的大课堂/倾听天籁、扪心长思/历览前史、忖度未知……”。这种悲悯之情,使马文科的诗作有了异乎寻常的精神冲击力,有了不可等闲的尊严和超越。
  
  责任编辑 王通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rgyrv.com.cn/html/zhlw/20180514/7591209.html   

引弓长啸唱悲悯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 福彩66 北京快3投注 杰克棋牌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 M5彩票 人人中彩票官方网站 黑龙江十一选五今天的开奖号 体彩11选五
大发彩票【官方唯一入口】 新加玻快乐8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新十一选五技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极速快乐8网址 博宝娱乐城 快三大小单双走势规律 极速赛车中文版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